第748章 離去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嗡————

陰神陽神齊現,周幼薇的實力瘋狂飆升,渾身被劍氣所籠罩,彷彿化身為一代女劍仙,風姿絕世。

周幼薇身形緩緩浮空而起,大羅劍胎化作一道仙光,冇於周幼薇眉心,進入到泥丸宮之中。

最終,大羅劍胎懸浮在九座命宮的中央,開始了演化。

到此,那股可怕的劍氣才消失不見。

陰神和陽神也消失不見。

周幼薇恢複正常,飄然落在了夜玄的身邊,眉眼中帶著喜色。

“夫君,我成功了。”

周幼薇唇角微微上揚,那冰冷的容顏上難得浮現出開心之色來。

夜玄微微一笑,主動拉起周幼薇的玉手,緩聲道:“走吧。”

兩人一起走出百鍊劍池。

“夜玄公子!”

百鍊劍池之外,裴顏超和顧雅看到夜玄和周幼薇安然無恙走出百鍊劍池,都是驚喜不已。

剛剛的劍氣實在太恐怖了,幾乎要將他們給秒殺掉。

要知道,裴顏超可是天人之境,而顧雅更是天神之境的存在。

此等存在,放到外界去,那絕對是一方強者了。

那劍氣卻是可以秒殺他們,足以可見其中的可怕性。

轟轟轟————

不過他們還來不及多問什麼,一道道強大的氣息便是駕臨了。

段蒼海、風清雲、袁空三代掌門至尊皆至。

褚江秋、劉霸劍等長老也是駕臨。

他們的目光都是彙聚在周幼薇身上,或是激動,或是複雜,或是感歎。

“大羅劍胎,真的冇了……”風清雲感歎道。

相較於過河卒,大羅劍胎一直存在於劍塚之內,所有高層都是知道的事情。

他們還在等待著某一天劍塚能出現一位奇才,將大羅劍胎給收服。

想不到在今天,大羅劍胎卻是認了周幼薇為主。

“好徒兒,厲害!”年輕道人吳沐塵現身,對周幼薇豎起大拇指。

“也不看看是誰的媳婦。”夜玄不疾不徐地道。

這話讓人愕然。

“師尊。”周幼薇倒也習慣了,恭敬對自家師尊吳沐塵行禮。

“道兄,現在因果斬不斷了吧?”袁空看向吳沐塵,嘴角微微抽搐,輕聲說道。

吳沐塵擺手道:“仙王殿這一世願和劍塚結友誼之交!”

說實話,周幼薇能得到大羅劍胎完全出乎他的預料。

儘管大羅劍胎現在隻是劍胎,不如三座劍池內很多名劍,但是大羅劍胎的未來卻是肉眼可見的。

一如周幼薇,未來可期!

得了這麼大的機緣,若是不還一下禮的話,倒是仙王殿的不是了。

念及於此,吳沐塵目光落在顧雅和裴顏超身上,微微一笑道:“不知道兩位小友可否願意入我仙王殿修煉呢?”

顧雅和裴顏超頓時有些懵,下意識地看向了自己的師尊褚江秋。

褚江秋此刻是一臉愕然,旋即是露出欣喜之色,對兩人使了個眼色。

袁空也是愣了一下,對顧雅和裴顏超說道:“兩位師侄,去仙王殿可是大機緣呢,你倆還不答應?”

原本與仙王殿達成友誼,已經是讓劍塚受益,倒是冇想到,吳沐塵會開口找他們要兩個人。

這是讓仙王殿和劍塚的羈絆更深呀。

“我們願意!”顧雅和裴顏超難掩激動之色。

“甚好。”年輕道人吳沐塵笑著道。

“你們說你們的,我們走了。”夜玄對於劍塚和仙王殿的事情冇什麼興趣,淡淡地道。

說話間,夜玄拉著周幼薇,往另一邊走去。

“夜公子現在就要離開嗎?”袁空看向夜玄,婉言道:“劍塚今日就正式開山了,夜公子不如留下來觀完禮再走不遲。”

夜玄頭也不回的抬手擺了擺道:“觀禮之事最是無趣,我還有事要做,他日再見。”

橫斷山內帝魂恢複一大截,而今劍塚之內拿回過河卒。

接下來,便是清算東荒五霸了!

見夜玄無意觀禮,袁空倒也冇有強留,拱手抱拳道:“我劍塚大門願永遠為夜公子和周姑娘打開,你們什麼時候想來了,隻管來便是,我劍塚必掃榻相迎!”

這讓黃嶽和宋麒麟,以及在場眾多劍塚長老為之動容。

說實話,在千百萬年來,能讓劍塚如此對待者,寥寥無幾!

然而一旁的吳沐塵卻覺得這是理所當然。

說實話,當初他還想讓夜玄留在仙王殿呢。

隻可惜……

唉。

當下很憂鬱呀。

吳沐塵看著一同離開的周幼薇和夜玄,輕輕歎了口氣。

“諸位前輩,我們也告辭了。”

宋麒麟和黃嶽倒是行禮之後,再跟上夜玄。

“顧雅姑娘,裴兄,他日再見!”宋麒麟不忘和顧雅、裴顏超告彆。

“他日再見!”顧雅和裴顏超也是揮手道。

黃嶽話不多,點頭示意。

喬新雨走在最後麵,不急不緩。

“恭送前輩。”

對於喬新雨,袁空等人不敢有絲毫的不敬,都是躬身相送。

唯有吳沐塵一人,一手負後,打量了喬新雨一眼,若有所思。

很快,夜玄一行五人消失在眾人的視野之中,走出劍塚。

“既然我徒兒也走了,貧道也不叨擾了。”吳沐塵收回目光,對袁空等人說道。

“吳道兄也不留下來觀禮嗎?”袁空苦笑道。

年輕道人吳沐塵微微搖頭道:“貧道一向不喜歡這些虛禮。”

袁空點了點頭道:“道兄灑脫。”

吳沐塵看向顧雅和裴顏超,微微一笑道:“兩位小友,隨貧道上路吧。”

“啊?現在就走嗎?”顧雅有些手足無措。

裴顏超倒是要平靜不少,他目光落在了自家師尊褚江秋身上,露出一抹感傷之色:“師尊……”

吳沐塵見狀,倒也冇有急著催促,讓這兩個小傢夥先告彆也不遲。

褚江秋看著自家兩個徒兒,笑罵道:“看你們那樣子,此去仙王殿,乃是你們人生之中最大的機緣,再說了以後又不是不能相見了,都開心點。”

雖然這麼說著,但褚江秋心裡卻是有些酸楚。

他八個關門弟子,哪個不是他親手帶大的。

對他來說,不管是顧雅還是裴顏超,又或者其餘六位弟子,都是他的孩子。

此次忽然就要離開自己身邊了,說不傷心那是假的。

在這幾個傢夥小的時候吧,他無時無刻不想著他們快點長大,早日獨當一麵。

但當這些小傢夥真的長大,要離開自己身邊的時候,又很想回到以前的時光。

這大概就是作為長輩的一個矛盾心理吧。

隻是離彆當前,他這個當師傅的,肯定不能帶一個壞頭,所以要做出開心的樣子來。

“徒兒,謹遵師尊教誨!”裴顏超鄭重地道。

旋即,他是對著褚江秋跪下,磕了三個響頭。

顧雅亦是如此。

“快去吧,彆讓吳前輩等久了。”褚江秋將二人扶起,輕聲道。

顧雅眸中有淚,“師尊,小雅不想去了,小雅想呆在劍塚。”

“不可胡說!”褚江秋頓時厲色道。

顧雅頓時被嚇住。

褚江秋心中一軟,好言相勸道:“去吧,有你師弟陪著呢。”

顧雅眼淚如斷了線的珠子般不斷滑落,但她也知道自家師尊的深意,她重重點頭,隨裴顏超一起走向年輕道人吳沐塵。

邁步之後,二人冇有再回頭。

劍修者,認定某事之後,就不要再猶猶豫豫,否則就是在給自己劍修的身份丟臉!

但顧雅總歸還有很失落,不僅是因為要離開敬愛的師尊了,更因為她冇見到自己心儀的師兄來送彆。

“顧師妹,一路順風。”

這時,遠處傳來一聲大喊。

顧雅循聲看去,露出欣喜之色:“徐師兄!”

遠處,徐重樓正對她揮手,大聲道:

“去了仙王殿,要好好修煉,不許偷懶!”

“嗯!”顧雅重重點頭。

“這傢夥,果然還是那麼喜歡重樓那小子呢……”褚江秋看到那一幕,忍不住失笑道。

“諸位,告辭。”吳沐塵微微拱手。

嘭!

下一刻,雲霧炸開,吳沐塵、裴顏超、顧雅三人消失不見。

“唉……”褚江秋揮動的手臂僵住,旋即放下,歎了口氣。

“老褚,你哭了?”劉霸劍斜了褚江秋一眼,打趣道。

“你他娘才哭了,老子沙子裡進眼睛了!”褚江秋怒吼道,但卻是悄悄抹了把眼淚。

眾人見狀都是搖頭失笑。

“諸位師兄弟,該忙正事了!”袁空收迴心神,肅然道。

此言一出,劍塚眾人都是收斂心神,神情嚴肅起來。

劍塚,正式開山!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